首頁 | 國內作家 | 港臺海外 | 外國文學 | 青春校園 | 都市 | 韓流 | 影視 | 歷史軍事 | 古代文學 | 短篇 | 讀書評論 | 最新資訊 | 更新
網絡原創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靈異 | 仙俠修真 | 武俠 | 偵探推理 | 官場小說 | 鬼故事 | 盜墓小說 | 傳記紀實 | 作家列表
  位置:努努書坊->何馬->《藏地密碼大結局》->正文

第75章

  胡楊隊長之死

  叢林中,六騎快馬,風馳電掣地奔跑著,正是卓木強巴一行。他們遭到了一些手持弓箭的黑衣戰士襲擊,其結果自然不用多言,那些戰士沒能阻擋他們,連一分鐘也沒擋下,反倒是提供了快馬良駒。只不過在清晨從海里坐船繞道上岸花了一些時間,如今時間是越來越緊迫了,卓木強巴他們緊繃著臉,任風如鞭子抽打在臉上。一切都已經預計過了,堵截的敵人、逃走的馬索、陷阱、機關……唯一沒有想到的,就是香巴拉的天氣!

  狹路相逢

  張立往后一退,壓在營帳的支撐柱上,營帳一陣搖晃。卻見呂竟男慢慢走過去,撿起地上的黑色颶風,對張岳二人道:“黑色颶風背后有壓力感應膜,一旦貼上去就不能取下來,你們忘啦?”

  岳陽不好意思地撓著后腦“嘿嘿”傻笑。呂競男將那黑色颶風順手扔給張立,道:“炸藥被取掉了,是個贗品!

  岳陽突然道:“糟,別讓他跑掉了!”掀開帳篷一看,哪里還有牛二娃的人影。

  塔西法師道:“算了吧,因果輪回,各自有各自的緣法,他執于生念與仇恨,恐怕也并不好過!

  張立道:“這種人,早該死了!”

  岳陽反譏道:“剛才你怎么不開槍?”

  卓木強巴道:“別說了,將武器整理出來,我們收拾好繼續趕路!

  塔西法師道:“如今天色已黑,剛才那些地雷標志已經無法確切辨認,今晚恐怕只能在此宿營了。不過這里已接近生命之海的邊緣,明天一早出發,耽誤不了多少時間!

  卓木強巴看著牛二娃逃走的方向,嘆道:“我總還是不放心,要是出了什么岔子……”

  張立道:“放心吧,強巴少爺,我們還有兩天時間,趕一天半的路程,不管怎樣都能及時趕到的!

  卓木強巴道:“別忘了郭日念青,他既然能通知雅加這邊的人阻止我們,我們返回朗布,恐怕不會像來時這樣平靜!

  岳陽道:“不,強巴少爺,你忘了那人是個陰謀家,他要撇清自己呢,在朗布動手不是暴露他自己嗎?而且,現在我們也不像來的時候了,我們有武器!”說著,揚了揚手中的槍。巴桑也莫名興奮起來,輕輕撫摸著手中的槍,冰冷道:“就怕他們不來!”

  呂競男勸慰道:“關心則亂,不用太擔心,敏敏和胡楊隊長知道該怎么保護自己!

  “也只能如此了,明天一早出發!”卓木強巴長嘆一口氣,在心底隱約覺得哪里不對勁,心道或許自己的確太過擔憂了。

  張立忙道:“我去看看那些裝備!焙驮狸栆黄鹋芰顺鋈。

  各種裝備證實了張立的想法,果然,每個集裝箱里的武器都有所不同。若說他們第一次拿到的集裝箱內是制式武器與醫療設備為主的話,第二次西米那組人取得的武器則以探測和大范圍監控為主。而這次牛二娃守著的集裝箱則以架設陷阱為主,監控攝像頭和自動機關槍能進行遠程可控操作,那些單兵地雷也是可遙控引爆的,而且這一批全是新式的武器,估計絕大多數都未面世,實在不知道莫金怎么能搞到這些裝備。不過經張立檢查后,發現這些武器上大多印有試驗品的英文標志,果然是還不成熟的技術設備。他們還在武器箱里找到一大批可以穿透防彈衣的溫壓彈,不過幸虧牛二娃似乎還來不及使用它們。

  在生命之海的朗布一端,兩個人相互攙扶,以槍為拐棍,一瘸一拐地在紅樹林里游蕩。不是別人,正是西米和馬索兩人。西米的顴骨高起,形容消瘦,顯得更加陰戾。在穆族的遺跡時,他看準了崖壁下有凹處才敢縱身一躍,因為他認為沒有必要以一敵四,更重要的是,他打算讓馬索留在那里,永遠地留下?墒菦]想到馬索的運氣竟然極佳,在那樣的環境下還能活下來。

  這些天兩人循著信號一直向西,馬索依然如故地討好著西米。但西米不是瞎子,他能看出馬索那副諂媚模樣背后的陰影,能在那種情況下活著離開并不帶一點傷的,絕不可能是像馬索自己說的那樣好運。

  走到一處沼澤,兩人停下來,在他們面前,是一棵被炸開的巨大紅樹。西米舉頭四望,道:“這里好像有很多機關,但是被破壞掉一部分了!

  “西米老大!你看這個……”馬索指著一株斷樹枝丫處,那里有一節人的手臂,微微有些發腐。西米取下那截快要腐爛的手臂,看了看道:“是達杰,看來,他是被炸死在這里了!

  馬索道:“一定是卓木強巴他們干的!他們會不會就在附近?這附近這么多機關,恐怕有村子,卓木強巴他們說不定就在村子里。我們,我們要不要繞道走?西米老大?”說著,好像害怕得瑟瑟發抖。

  西米一笑,道:“這種防御,村子似乎用不著這樣,而且這里根本不適合耕種嘛,不會是村子,估計是要塞。那座湖似乎不是能游過去的,那么船就一定在這里了。不要那么害怕那群人,如果前面真是村子或要塞,也是他們在明,我們在暗,這次該換我們出手了!”這時,遠遠地傳來了某種號角的聲音。西米面容變得僵硬,惡聲道:“這些該死的瘟神。又來了,快走!”

  生命之海的雅加一端,幾名護衛東倒西歪地躺在地上,這個地下船塢內整整齊齊地碼放著各式船只。卻巴嘎熱站在一艘即將出海的小船舢板上,手舉火把,望著那一排排船只,心道:“我的盟友,我再幫你一把,可謂對得起你了,希望你也能對得起我!”他用力一揮,火把朝著成排的木船飛旋過去……

  第二天一早,卓木強巴竟然成為第一個醒來的人。事實上,他幾乎沒有睡著,他已經感覺到,還有什么事是他們忽略了的,而且還能聽到敏敏在遠方輕輕的呼喚。昨天夜里,張立和岳陽以及其他人已經將自己背包里的裝配完全更改,那些現代文明發明的擁有巨大威力的武器重新填裝了背包,鼓鼓的彈藥包讓他們感到這就是力量。在出發前張立用了半個小時,將林中的機關陣和地雷的埋設做了調整,畢竟一個集裝箱的貨物他們無法全部帶走,更何況還要從雅加前往第三層平臺,以后有時間他們將再次回來。

  但當他們趕到生命之海邊緣時,那滾滾的黑色濃煙讓他們心頭一涼。卓木強巴道:“我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!

  岳陽道:“是卻巴嘎熱,只有他才知道那些船藏在什么地方!”

  巴桑道:“塔西法師,不能再對敵人仁慈了!”

  他們放下背包,抓緊一切時間削砍樹木。但是海邊的潮濕林木質地非常的細密,根本無法浮在水面上,他們不得不走到遠離海灘的地方去尋找松軟而牢靠的樹木,當一艘可以下海的木筏扎好時,已經過去小半天時間了。禍不單行,當小木筏漂行在生命之海上的時候,一陣狂風夾雜著冰雹劈頭蓋臉地打下來,小木筏完全失去了控制。當這群人濕漉漉地靠近朗布海岸時,天色已暗。

  岳陽大聲道:“強巴少爺,到了,我們到朗布了!”

  巴桑抬頭看著香巴拉那長蛇形的灰色天空,道:“今天天色很不好,可能會提前天黑!”

  卓木強巴道:“無論如何,今天不能在錯日停留,我們上岸后就向朗布方向進發,一直走到天黑為止!”

  在香巴拉絕對的黑暗環境中,哪怕再能辨識方向的人,也無法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森林中穿行,何況還潛伏著諸多肉食性動物和機關陣。

  可是,當他們靠近礁石港的時候,朗布并沒有派出接引船來。張立氣得大罵道:“可惡!不用做得這么絕吧!”

  岳陽道:“不,你們看!那是舢板!前面的船也觸礁了!錯日似乎發生了什么!”

  一個浪花輕輕推過來,小木筏碎了幾片,當他們筋疲力盡地爬上岸時,驚愕地看著一地尸體!

  “是槍傷!”岳陽道。

  張立道:“是那個牛二娃干的?”

  岳陽道:“不,這些人昨天就死了,那時候牛二娃還在雅加呢,是另外的人。馬索!”他和呂競男同時道。

  張立道:“標準的M16彈,點射,每名士兵身上最多也只有兩個彈孔,槍法準且犀利。殺完錯日的守軍后,他們依舊有充足的火力!

  卓木強巴捏緊了拳頭。他們的敵人分散開來,就像一個個跳蚤,在你不經意的時候猛咬一口,待你察覺,他們又跳開了!而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候,他們紛紛跳出來,一個個擋在路口,像提前商量好了似的。沒有多少時間留給卓木強巴考慮了,離開這個尸橫遍野的地方,盡快趕回雀母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就在卓木強巴等人剛踏上錯日時,在正面一排簡陋的屋舍內,馬索輕輕驚呼起來:“還有人!”

  西米一個魚躍從床上彈起,兩人手握m4al,從瞄準鏡里觀察,馬索道:“開槍不?”

  西米道:“豬腦袋,看清楚,那群人可不是這里的土兵,是我們的對頭!貿然開槍只會引起他們注意的。他們人比我們多,槍比我們好,而且隊形很整齊,動作反應最為敏捷靈活的在隊伍外側,傷者和弱者在中間,這么遠的距離,我們的子彈未必能擊穿他們的防彈衣。如果我們用的是狙擊槍,他們就死定了!AM338,MX29,電子通訊,這很難對付啊!

  馬索道:“那人是卓木強巴……他們果然走在我們前面。奇怪,他們怎么又回來了?咦?他們手中拿的是……是那批試驗品!難道說,他們渡海過去只是為了拿那批武器?”

  “嗯?”西米觸摸著臉上的傷疤道,“你不是說,我們抓的那個俘虜說帕巴拉神廟在第三層么?必須從海上過去,只有這一條路?難道說,是你的聽力或是翻譯有問題?”

  “不,不,不,不是這樣的。我對他們的語言下了狠功夫,我相信他的意思我沒說錯!泵鎸ξ髅椎馁|疑,馬索一副汗流浹背的模樣。

  西米對馬索這種表現感到很滿意,雖然知道或許馬索有做作的成分,但是看到他這副樣子,的確能覺得自己高高在上。西米緩緩道:“你瞧,他們中有個傷者,其余的人情況也不怎么好,或許他們在另一頭受到了重挫,回來尋求援助,找到那批武器,應該是個偶然。咦,是他?”他似乎從人群中看到了某人。

  卓木強巴正準備叫大家不要去理會那些尸體,繼續趕路,但是岳陽的話讓他不得不改變策略!皬姲蜕贍,這些士兵不是要從錯日沖向海邊,他們全都是從海邊返回來守護在這里的,在錯日放火燒船的是這些受軍!

  張立道:“也就是說,我們的敵人并沒有離開這里?他們沒有船!”

  空地里的人都警覺起來,牛二娃對他們的伏擊還歷歷在目。卓木強巴明白,如今他們的小木筏成了唯一能渡海的工具,敵人如今還沒有離開朗布,已經被清洗過的錯日正是他們的最佳休息地。他們會埋伏在哪里?哨塔?不,如果在哨塔,早就發現了自己并進行射擊,他們應該在某間屋舍內;蛘,在外面的紅樹林里找可以渡河的木材?不,紅樹林里沒有可以浮在海面的木材。但是不管敵人在什么地方,他們一定會盯緊錯日唯一的出入口,一旦他們打算從出入口過去,肯定會遭到襲擊。而且,不知道敵人的數量,站在這空地太危險了!

  所有的想法在腦海里電閃而過,幾乎張立剛說完,卓木強巴馬上命令道:“趴下!”他們立刻集體匍匐在地,與尸體混在一起。在正面的那排屋舍內,西米和馬索的槍一直沒離開窗口。

  馬索道:“他們反應好快,混進尸體堆,我們根本就看不見了。奇怪,他們怎么能肯定我們不在箭塔上?”

  西米道:“剩下來這幾個都是他們里面最強的,不僅熟悉我們作戰的線路,而且擅長利用環境打游擊!

  馬索道:“現在怎么辦?”

  西米道:“等,等他們出現疏漏,在空地上集體移動,肯定會有紕漏的。記住,我開槍時你就開槍,你負責他們的尾巴,我負責頭部,打光一個彈夾馬上撤離。左側緊鄰紅樹林,十分陰暗,下面又是礁石區,很適合隱蔽。從那里去海邊,我們利用礁石和樹林作掩護,他們不敢貿然追擊。只要找到他們回來的船,我們就可以渡海過去!

  張立道:“他們會不會躲在箭塔上?我好像看到有閃光!

  岳陽道:“小聲點,會被發現的。我們得找個地方掩護!

  張立道:“這里是個平壩,怎么掩護?”

  呂競男道:“他們不在箭塔上。容易引起別人注意的目標,雖然有很好的監控效果。但同時也是敵人打擊的目標。那閃光或許是鏡子,為了吸引我們上去。說不定在半路我們就會被襲擊!

  這時,巴桑難得地開口道:“他們在屋舍中,一處可以瞄準箭塔和監視這平地的地方!

  岳陽道:“你怎么知道?巴桑大哥?”

  巴桑道:“藍蜘蛛的做法。把敵人容易想到的地方留給敵人,這些士兵也是被同樣的手法做掉的。用敵人的尸體來吸引敵人的注意,這原本就是特種作戰教程的典范!彼呀浽桨l肯定,自己的老朋友就在這里。

  卓木強巴冷靜地觀察著四面的環境.同時回憶著他們來時從外看到錯日的樣子!跋蛴覀纫苿,保持人字隊形,從窗戶進入右側那排房舍。穿過它就是紅樹林。而外面接著礁石灘,F在天快黑了,那里的環境對我們有利!”他做出與西米相同的判斷,同時詢問道:“塔西法師,你身體不要緊吧?”

  塔西法師道:“我沒關系,你們移動的時候要小心。千萬不要高過這些尸體!

  藍蜘蛛戰法

  “有動靜!”馬索道。他們看到輕輕起伏的背包,就像某只巨獸起伏的背脊:“看不到他們!

  西米眉頭緊鎖道:“他們也在向左移動。奇怪,這不是打算與我們戰斗的方式,他們不怕我們在左側屋舍里有埋伏?”他看了看周圍的環境.想象著卓木強巴他們所處的位置,馬上道:“他們是從尸體倒下的方向和光線來作出判斷的,左側光線太暗了,不利于監視.笨蛋,如果你昨天把那些尸體拖出去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了!”

  馬索道:“他們離左邊越來越近了,我們怎么辦?”

  西米道:那個地方對于前往礁石區和紅樹林都有利。但是要消滅我們卻很困難,而且這樣做無疑將自己的后方暴露出來,看樣子他們急于離開這里。好極了,我們不如放他們過去,反正紅樹林里……哼哼,說不定他們會受到熱烈歡迎!”西米猙獰地笑著,對馬索道:“我們向右撤!

  馬索道:“為什么不提前去阻擊他們?”

  西米道:“笨蛋,等我們靠過去,他們已經能看到我們了。你覺得我們兩個可以干掉他們那么多人嗎?”

  接近窗口了,岳陽奇怪道:“強巴少爺,你看,屋里似乎有人影!”

  是窗戶沒關,樹影在動!卓木強巴也看到了,他心知,現在一個判斷不好,就會有人受傷,絕不允許失誤。他記得剛到錯日時。所有的窗戶都是關上的,因為錯日常遭受很巨大的湖風?涩F在這排房舍的窗戶都是打開的,敵人為什么要打開窗戶?便于觀察、攻擊,還是逃跑?不對,他們的目的是——延緩時間和誤導敵人,就像諸葛亮的空城計一樣,是一種心理戰術!敵人恐怕在向左側移動,如果速度夠快的話,恐怕會到自己的后面,如此自己還是被牽制著?墒沁@樣的環境,貿然進入屋內依然很危險,敵人究竟有多少?萬一他們留下一個,潛伏在搖擺不定的布簾中呢?

  岳陽話音剛落,卓木強巴也完成了判斷,“亞拉法師!”亞拉法師是他們中唯一能進入房間內探察敵情的人。塔西法師雙腿不便,在這種平地上沒有優勢。

  亞拉法師明白卓木強巴的用意,他本身就在人字隊形靠前位置,只見他雙手雙腳同時發力,保持著匍匐的姿勢從窗外一下子就躍進了屋內?粗鴣喞◣煹奶S姿勢,卓木強巴不由想起呂競男在訓練他們這種動作時是這樣解釋的:“這種手腳并用的跳躍方式,好聽的名字叫羚羊跳,難聽一點的就叫蛤蟆跳,不過在某些特定的環境下十分有用!

  這時,亞拉法師在屋內發出安全的信號。卓木強巴道:“快,大家都進去!他們一個一個,都用蛤蟆跳跳進了窗內。卓木強巴不由又思索起來,敵人沒有留下守備,也就是說他們人并不多,甚至比我們的人還少,他們向左側移動了,既能牽制我們,又有機會向外面的礁石灘撤離,我們應該如何應對?

  如果他們從屋舍中離開錯日,進入紅樹林,將與屠殺錯日士兵的敵人擦肩而過,最關鍵的是這些人還將成為他們潛在的威脅,就像牛二娃一樣,說不定就會在哪里朝他們開冷槍;但是如果留下來消滅敵人,那么他們必然錯過最后一點光亮,不得不在錯日過夜。雖說明天還有一天的時間趕赴雀母,可是沒有人能保證途中不會發生任何意外,就像現在被困在錯日一樣,那樣胡楊隊長和敏敏的性命就岌岌可危了。還有一個問題,這些敵人將錯日的守兵清洗之后,為什么留在這里?他們在等待什么?這里面大有問題。不管了!對于無法猜測的問題,卓木強巴理性地先行放棄,他做了決定:先解決此行的危機。那些敵人,就讓他們逃竄到雅加去吧,未必就能再見面。

  可是,突然紅樹林傳來“嗚……”的一聲長鳴,像起航的汽笛,戰斗的號角。黃昏中那尖銳的哨鳴讓卓木強巴不得不再次陷入兩難。此時進入紅樹林,等待他們的不僅是那成片的機關林,更可怕的是那些兇猛的生物。他突然明白了,難怪他們的敵人在錯日沒有離開,一是沒有船,二是紅樹林中潛伏著無數的殺手,他們的敵人是被困在錯日的,F在敵人顯然是想搶奪木筏,有了木筏,去雅加或是繞開錯日都可以,而他們要離開這里,說不定也需要木筏!

  想明白了這點,卓木強巴斷然道:“準備戰斗,攔住敵人!”

  張立奇怪道:“可是,我們不是趕著回雀母嗎?”

  呂競男道:“不行了,剛才的聲音你們沒聽出來嗎?那是魯莫人的叫聲。我們的敵人是被困在錯日的,所以他們一直沒有離開這里。他們現在在打我們的船的主意,而現在恐怕我們也同樣需要那條船!

  亞拉法師道:“我可以帶著塔西法師先沖過去!

  卓木強巴道:“不行,太危險了,我們不知道林子里究竟有多少魯莫人。它們可不是死的機關,它們都是活物,和狼群—樣集體活動,塔西法師的腿傷我不能放心!焙鷹铌犻L告誡過他,不能因拯救一名同伴而搭上兩名同伴的性命,這樣的拯救稱做失敗。亞拉法師想了想,也認同了。

  岳陽道:“那現在我們怎么辦?”

  卓木強巴看了看呂競尹道:“分配一下作戰方寨.先要搶占有利地形。這塊地方就這么大,這排凹字形房屋與我們正面相對.下面就是懸崖和暗礁,能下到暗礁的地方,只有我們上來的那里和屋舍的左右兩側。如今敵人是想下去,左側的陡崖是他們唯一的通道.我們站在屋舍的尾端應該可以看見他們,巴桑,你在這里架一個狙擊點;而除了箭塔,凹字形的橫向才是制高點,岳陽、張立和我,我們三入先過去;而屋舍頂部顯然比窗戶具有更開闊的視野,如果箭塔沒有瞭望兵,屋頂也比窗戶更具隱蔽性,亞拉法師和競男,你們上去,注意安全!弊勘緩姲鸵幻嬲f著,一面在地上畫著地形圖,三十秒完成部署。

  同時,西米和馬索也聽到了那陣陣呼號,仿佛是地獄惡魔的召喚,他們同時回憶起這幾天來水深火熱的生活,西米突然停止了奔跑,仿佛被那聲音所震懾。馬索也趕緊停下來,他可沒勇氣獨自跑在最前面。向身邊的專業人士請教專業問題,這是他老板最擅長的事,馬索學得有模有樣!霸趺戳宋髅桌洗?有何不妥?”馬索提出一連串恭敬的問題。

  西米道:“你聽到那些聲音了嗎?”

  “當然,我現在一聽到那些聲音就不自覺地心驚肉跳!

  “那你說我們的對手會不會聽到呢?”

  “這個自然,那些聲音很具傳播性!

  “所以我們不能向前了,這時候穿出去,迎接我們的可能是狙擊槍子彈!

  西米一面觀察身處的環境,一面道:“如果是我,至少會留下兩名狙擊手等著;屋頂是目前的制高點,我也會先派人占領;而且還將另外派人沿著屋合包抄!比绻磕緩姲吐牭轿髅着c他完全相同的想法,不知會作何感想。

  馬索道:“那,我們去紅樹林嗎?”

  西米看了看外側窗戶,昏暗的紅樹林像一個個張牙舞爪的怪獸,他搖頭道:“不,那里是死神的餐桌,如果能將卓木強巴他們引到紅樹林倒是一個不錯的想法。不過我們的敵人很精明,很難讓他們上當。如今最好的辦法就是留在這里,對他們迎頭痛擊好了。對了,我們還有多少黑色颶風?”

  馬索翻了翻口袋,道:“三個!

  西米道:“我還有兩個。在這里放一個,時間設定一小時。在上面放點東西把它掩蓋起來,別讓定時器的光亮泄漏出來!

  “一小時?”馬索不解道。

  西米道:“不錯,一小時后,不管我們是逃走了,還是死掉了,他們都會放松警惕,而這里會完全陷入黑暗。到時候,給他們一份大禮,不是很好嗎?”

  馬索恭維道:“這一招果然高明。如果是我,不,恐怕就算是老板,也未必想得出……”

  卓木強巴感到有什么東西滑過心尖,這種不安的預感令他愈發謹慎,他用通訊器向巴桑詢問道:“看到他們了嗎?”

  “沒有!卑蜕5穆曇粢廊槐。

  “亞拉法師?”

  “沒有人出現!

  卓木強巴手一揚,張立和岳陽停了下來,隱蔽在光線陰暗處。卓木強巴道:“他們沒有出現在屋舍后面,也就是說,他們想到了我們可能的布置,說不定正在前面阻擊我們,F在放慢速度,張立,從牛二娃那里找到的拾音器呢?放大房間里的聲音,我們盡量小聲呼吸,緩慢前進,把他們找出來!”

  張立換了只耳塞,瞬間,屋子里的聲音都被放大了,呼吸聲、輕微的腳步聲、風吹動的聲音。張立仔細地辨認著,三人踏著細碎的腳步,一步步向前挪去。

  過了片刻,西米對黑暗中的馬索道:“你認為從這排房屋的另一端走到這里,需要多少時間?”

  馬索道:“嗯,半分鐘?”

  西米道:“這就對了,他們遲遲沒來,一定知道了我們在半路伏擊,糟糕!他們有通訊器,知道我們沒有走出這房子!”

  馬索道:“他們怎么知道我們沒有穿出去進入紅樹林呢?”

  西米道:“蠢貨,你以為魯莫人還會區分誰是敵人誰是朋友嗎?你又不是操獸師!還有那些機關陣,想必他們也已經見識過了。走!先出去!碑斚路龃皯,西米在泥地上狠狠踩了幾腳,用一種奇怪的步伐,毛著腰沿著墻根一溜小跑。

  張立聽到了一些嘈雜的聲音,但他不像牛二娃,接受過那種專業訓練,他甚至不能區分那些嘈雜的聲音是腳步踩著草發出的,還是風吹過樹發出的。眼看離屋舍尾端近了,張立取下耳塞搖頭,表示無法找出敵人所在。

  西米和馬索藏身在最靠近房屋的一株樹后,西米思索道:“一定要想辦法吸引開狙擊手的注意力?墒俏蓓斏虾痛皯艉蟮膬商幏鼡酎c就像可以隨時相互轉換的盾牌和矛,防御和攻擊,都是相輔相成的,要攻擊他們,必須搶占更高的地方。但是橫向高地已經被他們占領了,我們唯一可做的……”他抬頭看了看箭塔。

  馬索慌道:“可是,你不是說,那里是極端危險的地方嗎?最有可能成為攻擊的目標就是那里啊!”

  西米冷笑道:“沒錯,可是有時,最危險的地方,也正是最安全的地方,這得冒險賭一把。他們會認為,天色越來越暗,這高聳的箭塔就像一個標志,最容易吸引目光,反而忽略掉那里。如果占據箭塔,解決掉屋頂上的敵人,馬上撤離,并非不可能。只是,我們不能同時行動!

  馬索一副緊張兮兮的樣子,道:“西米老大,你,你是說,我們分開行動?”

  西米盯著馬索道:“你害怕?你也算跟著莫金出生人死這么多年了,我很懷疑,就你這熊樣,你是怎么活到今天的?你給我記住,如果不按我說的做,很可能,這里就是我們兩人的葬身之地,只有博一把,才有贏的希望!

  馬索面無人色地點了點頭,眼里露出深深的懼意。西米滿意地看著馬索,緊緊抓住這個高個子的雙肩給他勇氣,鼓勵他道:“你做得到的,F在,我要你繞到他們的后面,然后……”

  陰暗處,一個閃著紅光的小球滴溜溜向前滾去,這是張立昨晚利用現有設備改進的吸引彈,那一閃一閃的紅光很容易讓人聯想到炸彈或是閃爆等武器。而事實上,這個小球只會閃紅光,沒有任何危險性,但是如果敵人在屋內,會因此而迅速作出反應,不管他們是開槍射擊還是越窗而跑,都會暴露出來。

  沒有動靜,屋內沒有人。卓木強巴不由詫異起來,難道敵人插翅飛了?還是說,根本就沒有敵人,一切只是他們的猜測?

  張立松了口氣,將槍口下垂道:“呼,看來是我們多心了!

  “不,有敵人,他們出去了,在窗外!”卓木強巴看著在風中翻拍的窗戶,肯定道。

  張立趕緊又端起槍,道:“怎么可能,他們瘋了嗎?外面是魯莫人的地盤,還是說,他們因為害怕而顧頭不顧尾了?”

  岳陽道:“強巴少爺說得不錯,他們曾在這里埋伏過,就在我們到來之前,剛剛離開!”他指了指一處角落,在那里有明顯的剛剛留下的痕跡。

  卓木強巴道:“紅樹林里有機關陣,魯莫人和錯日之間還有一條緩沖帶,他們應該就是利用了這緩沖地帶進行迂回,F在的問題是,他們下一步想做什么?”他的思緒飛快轉動。敵人為什么離開這里?也就是說,敵人知道己方已經警覺,是了,己方沒有看見敵人,但敵人已經觀察過己方。敵人知道我們擁有的武器和人數,他們離開,是說他們的武器和人數不及我們。但是在紅樹林里迂回,就是在生死邊緣舞蹈,他們的目的應該是搶奪我們乘坐的小船,但是如今制高點被我們控制著,他們如何才能去礁石區呢?

  這時,方新教授的話適時地回蕩在耳邊:“當你猶豫的時候,不妨聽聽大家的意見,特別是專家的意見!倍藭r,還有兩名特種作戰專家都沒發表意見呢。

  “各位,有什么好的建議?”卓木強巴詢問道,通過通訊器。他們得到的消息都是一致的。呂競男馬上回復道:“他們的目的是為了奪取我們的船,他們回避我們,至少說明他們自認為處于弱勢。處于弱勢的群體想在我們的包圍下取得成功,他們就必須吸引開我們的注意力,而再過不久,黑暗也將是他們的一大保障,那個時候人數和武器的優勢將消失。

  而岳陽經過幾番試探,已經判斷出敵人沒有在窗外的紅樹林對窗戶進行瞄準,他躍出窗外觀察,張立掩護。岳陽觀察后道:“腳印很亂,無法判斷有多少敵人,等等……雖然腳印的高低深淺都不同,不過鞋印是一樣,只有兩款型號……沒錯,只有兩款!”

  “腳印是怎么個亂法?”巴桑開口道。

  “嗯,顯然敵人通過前進和倒退走將兩行足印踩作了數行,而且故意重踏和放輕腳步,若不是停下來仔細觀察,很難分辨!痹狸栕詈笱a充道:“應該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,普通人稍加訓練都很容易做到!

  巴桑卻再度問道:“你再看仔細點,是不是多數腳印前重后輕?”

  岳陽道:“好像是前腳掌落地的時間居多,不過那個大一號的腳印很正常!

  “那些偽裝的足印有多長?”

  “呃……不知道,我所能看到的都是這樣。奇怪,時間不夠啊,怎么能留下這么長一串多人行走的足印?難道是我弄錯了?”

  “窗戶上有沒有釘子或是別的什么東西?”巴桑又道。他似乎捕捉到什么,很少聽到他如此反復的詢問。

  “沒有,”岳陽道,“不過有一個釘孔,有什么用嗎?”

  巴桑沒有回答,不過他鼻孔中似乎輕輕冷哼了一聲。

  呂競男道:“只有兩個敵人,他們想要避開我們的封鎖。吸引我們的注意就更困難了,他們集體行動,不敢貿然分散開來,應該是沒有通訊系統,怕分散開無法相互支援。而且他們一直沒出現在我們的視野中,雖然我們看不見他們,但他們也不知道我們的具體布置。我想,他們也只是靠猜測來判斷我們的部署,如果我們在他們想不到的地方重新布置,說不定有所收獲!

  “不,”巴桑打斷道,“他們看得見我們!

  “什么?”

  “那些打開的窗戶,不僅僅是迷惑敵人那么簡單,那是我們藍蜘蛛的鏡光之舞。在我們藍蜘蛛的制服上,哪怕再不起眼的一個東西,諸如一顆紐扣,或是一個軍銜、軍徽一類的裝飾,都有它的用途。它們就好比汽車的后視鏡一樣,能夠在特殊環境下為我們提供大量的信息。在那些打開的窗戶旁邊,只需要一枚小小的圖釘,就能將我們暴露在敵人面

  前。而精通鏡光之舞的藍蜘蛛,根本不需要調整或測量,甚至在奔跑途中就能準確地布置數十枚圖釘一類的反光器械,通過光線的層層反射,最后將所需要的信息傳入自己的視野!

  “巴桑大哥,你是說,在我們的敵人中,有一個人是你們藍蜘蛛特種部隊的?”岳陽不解道:“你能肯定?”

  巴桑道:“不錯,你在窗戶外對足印的判斷是正確的,的確只有兩個人,其中一個,使用的是我們藍蜘蛛的踢踏舞步,在快速逃跑或行進中,用來迷惑敵人。他根本沒有后退,所謂的踢踏舞步,就好像跳踢踏舞一樣,通過腳掌連續的快速移動,原本常人奔跑時一步就能跨過的距離,我們能把它變成好像有十幾人在這里踩過一樣.而這種迷惑跑法的最大優勢就是.它并不影響我們的奔跑速度。雖然步幅變。以黾恿藱M向偏移,但是我們的起腳落腳的頻率卻大大提高。不過。這種踢踏舞步同樣只適合于特殊環境,比如現在的泥地和適合藏身的紅樹林!

  張立突然道:“巴桑大哥,你說除了你之外,不是只有那一個……”

  “嗯,西米,代號金絲蜘!卑蜕?隙ǖ。

  巴桑的話語中,透著某種興奮。卓木強巴甚至能感覺到,那是一個嗜血的獵殺者遇到可以捕食的同類時,發出那種挑釁的興奮的信號!卓木強巴問道:“那么,我們現在該做些什么變動?如果是你們藍蜘蛛,你們會怎么辦?”

  巴桑冷笑道:“迷惑敵人!”

  紅樹林里,西米玩弄著手中的一粒金屬紐扣,突然,他手上的動作停下來,遠處的屋頂上有人匍匐移動,光線通過另一枚早就埋設好的反光器將信息傳遞過來。雖然在紐扣里,要分辨有沒有人移動不會比分辨一根蛛絲的粗細更容易,但是西米的眼睛仿佛不屬于人類,他就是捕捉到了這一微弱的信息。西米心中冷笑道:“終于發現在右側架設狙擊點的視野死角了嗎?我的那位老朋友,也該發現我留給他的特殊信息了,他是那么的想置我于死地。他想要出乎我預料的話,唯一能做的就是想辦法迷惑住我的視線,這樣一來,就會調整位置。馬索來不及去設定點布置,那個蠢貨在半路就會被發現,但是他的實力應該還能支撐一陣子,那就是我要等待的機會!蔽髅缀軡M意,一切都在他的計算中。

  馬索瞅準一個機會,從紅樹林躥出來,貼在了橫向墻根下。他不敢在紅樹林里待太久,一是那里遠離屋舍,越是靠近屋舍右邊,在紅樹林里移動時被發現的可能性就越大;二是紅樹林里的聲音越來越近,那是一種讓他心悸的聲音,這里沒有半點偽裝的成分。如今的位置應該是安全的,馬索思考著,只要自己足夠小心,就能抵達西米所說的位置。只是,到時候,西米真的會按照他們的計劃登上箭塔,干掉一兩個狙擊手嗎?馬索又將西米的計劃在腦海中構思了一遍,里面找不出破綻,似乎很合理。他猶豫著,是放棄西米還是繼續與西米合作?能有一個人擋在自己前面還是要安全些,反復權衡后,馬索繼續沿著墻根躡行,就像一只鬼鬼祟祟的碩鼠。

  剛走出兩步,突然一抹灰飄落在馬索的鼻尖上。馬索突然像標槍一樣貼墻站得筆直,屋頂上有人!雖然沒有發出一點聲音,但是那細微的摩擦改變了原本灰塵的位置,導致最邊緣的灰塵掉落下來。馬索驚得大氣都不敢出一口,同時他的思緒飛快地運轉起來。為什么屋頂會有人?

  在他們的計劃中,可沒有預計敵人會四處活動,這不是暴露目標讓他們打嗎?除非敵人知道他們的人數和裝備,還知道他們也在移動,而且是分散開來的。來不及思考了,馬索突然有不祥的預感,他緩緩地抬起一條腿來,搭在窗戶上,跟著手放平,身體重心移到手臂和那條腿上,向屋內翻過去,就像一只笨拙的烏龜,雖然緩慢卻沒有發出絲毫聲音。

  馬索剛剛進入屋內,岳陽就沿著墻根轉了出來,他一面警惕地看著紅樹林,一面順著墻根搜尋足跡。馬索在屋內還沒喘過氣來,張立也在屋內從另一面繞過來。此時的馬索突然不再是那個戰戰兢兢的膽小鬼,他仿佛變了個人一般,屏住了呼吸,全身毛孔收縮,身體開始變得和墻面一樣冰冷。他藏身在窗戶下的絕對黑暗中,與黑暗融為了一體,身體的姿勢像是床頭柜,就算張立帶著夜視鏡恐怕也無法將他辨認出來,更何況他們沒有夜視器材。

  為了以防萬一,馬索的手已然握住了獵刀,他的眼睛就像毒蛇一樣盯住自己的獵物,但那雙眸子竟然沒有一絲光亮透露出來,此時的馬索,比綁架唐敏時更加可怕。張立持槍在屋內搜索著可疑的目標,不過按照強巴少爺他們的計劃,這只是做個樣子給敵人看看罷了,何況現在天色已經瀕臨黑暗,屋內到處都是視力無法穿透的死角。岳陽從窗外走過,跟張立打了個招呼,張立一笑,向窗戶走去。馬索在黑暗中看著自己的獵物越來越近,他握刀的手也漸漸握緊。

  一步,兩步,三步……馬索的瞳孔在縮緊,他竭力讓自己那狂跳的心平息下來。終于,張立在距馬索不到五厘米的地方停下,他的腳尖只差一點就碰到馬索的鼻尖,馬索已經能聞到那鞋內傳來的腳臭!昂,你說這個辦法有沒有效果?”張立道。

  岳陽沒有停下腳步,回答道:“你想聽我的看法?我這樣告訴你好了;蛟S只有藍蜘蛛,才知道該怎么對付藍蜘蛛。繼續執行吧。你這樣會被敵人看破的!彼麖拇巴庾吡诉^去。

  張立將頭伸出窗戶看了看,紅樹林里沒有任何異常.馬索在張立腳下,他的忍耐已經達到了極限,他就快憋不住氣了。而那緊閉的毛孔也快無法控制了,一層蒙蒙細汗,正掙扎著從毛孔里鉆出來。但他還在苦苦忍耐,不能殺這個人,他們有通訊器,哪怕發出一絲一毫響動.就會驚醒他們的同伙,到時候自己就成為眾矢之的,而西米就有機可乘了。為什么突然會有這種調整?難道說,這一切也在西米的算計之中?他早就計算好了我會暴露出來?他根本就不打算上箭塔,他需要我為他爭取時間讓他奪船而逃?好極了,我原本打算利用你做擋箭牌,沒想到你反過來利用我做了擋箭牌。西米,很好,你很好!此時的馬索,哪里還有半分蠢態,那毒蛇一般的眸子,簡直就和他的老板莫金一模一樣!

  張立漸漸遠去,他沒有感覺到馬索的存在,岳陽和房頂上的巴桑也一樣。如果他們知道,馬索在他們三人的搜索網中的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角落避了過去,不知他們會作何感想。

  西米靜靜地等待著,可是很快他就發現,已經超出他預計的時間了。沒有任何響動,卓木強巴等人依然在有條不紊地調整著位置,如果馬索是按計劃行進的話,不可能不碰到他們。難道說馬索毫無聲息地干掉了其中的一個?不,那群人可是接受過特殊訓練的,在通訊器全開的情況下,哪怕一只蚊子接近其中的一人,其余的人也都會感應到。那就只剩一種可能了——馬索躲開了他們!西米笑了,這個馬索,竟然比他預料中還要強一點點。不過沒關系,他還有另一套計劃,馬索那人對于計謀可以說很白癡,如果他能避開卓木強巴他們抵達埋伏點,原本該兩邊同時有所響動,如果自己這邊沒有反應,那么馬索同樣會成功地把這些人吸引過去。到時候,他要么以寡敵眾,要么逃入紅樹林。你就自祈多幅吧。馬索……

  呂競男和亞拉法師依然守護在原來的地方,他們全神盯著左邊屋舍,那是敵人最后要突破的防線。突然,身后有極其微弱的響動,亞拉法師低聲道:“我去看看!

  呂競男道:“小心點!眮喞◣熅拖裼撵`一樣退下屋頂,這次連西米也無法從紐扣中捕捉到那遠處的變動。

  沒多久,亞拉法師道:“我發現了他們中的一個人留下的半個機關,顯然他們是想讓大片的紅樹林同時發出響動,來吸引我們的注意力。但是這個機關布置者顯然失敗了,他不敢肯定他發出的響動是否驚動了我們,所以逃進了紅樹林!

  “不是那只蜘蛛!卑蜕?隙ǖ溃骸八{蜘蛛絕不會落荒而逃,如果疑似暴露,他會就地隱藏,伺機攻擊!

  “那么說,逃走的是一個膽小鬼了!痹狸柕。

  “紅樹林會成為他的好歸宿!睆埩⑤p松道。如今他們面對的敵人就只剩一個了,而且那個還傻乎乎地等著同伴完成計劃,應該不知道他的同伴已經逃之夭夭了。

  呂競男道:“別放松,剩下的可能是蜘蛛,他們最后還是選擇分散開來,看來是準備冒死一搏了。如果同時營造大量紅樹林晃動,加上現在的天色,的確可以分散我們的注意力,問題是,分散我們注意力之后,他們下一步會采取什么行動?”

  卓木強巴道:“他們可以利用這一間隙前往礁石灘,但是風險太大,他們應該知道,我們就算受到影響也不會放松盯著懸崖邊緣的。還有一種可能,就是利用這一間隙搶占有利地形,這或許是我們容易忽略的!

  “箭塔!”呂競男道,那原本就是他們考慮過敵人可能會去的三個地點之一。

  “那我們可以搶先做好布置,可是,怎么才能讓那只蜘蛛現身呢?”張立道。

  “我們讓紅樹林動起來不就知道了?”巴桑道。

  岳陽道:“哦,將計就計,好辦法!

  西米繼續把玩著紐扣,計算著,時間應該差不多了.他長舒一口氣.調整著精神狀態,就好像百米跑運動員一樣.接下來.必須讓身體和精神都達到最佳狀態,任何一點失誤,都可能是致命的。他仰望箭塔。那是昏暗天際的一柄標槍,西米的瞳孔散大開來.清晰地看到箭塔上每一塊磚的縫隙,以及塔頂每一根蒿草,現在的狀態是最好的。有機會登上去看看也該不錯,只可惜不是這次。

  “嘩啦!”仿佛是波浪涌過,對面的紅樹林發出了陣陣響聲。馬索得手了!西米開始加速,以百米沖刺的速度向懸崖邊緣沖去,凹形房屋將阻擋卓木強巴等人的視力,這個機會將讓他穿越狙擊手的視野盲點。直到箭塔下面。接下來,他布置的機關又能為他提供一次機會,而暴露的馬索也該分散敵人的注意,那么,他就能順利抵達懸崖邊緣了。

  可惜,西米一現身,就馬上被狙擊手捕捉到了。岳陽道:“看到他了,去了箭塔!

  卓木強巴道:“縮小包圍,無論如何,不能放過!

  “明白!

  西米靠在箭塔后,大口地喘息著,并不是急速奔跑讓他感到疲憊。而是剛才發生的事情險些要了他的命。沒想到,敵人一番調動之后,狙擊手還是盯著這個位置,根本就不為那響動所襲擾,F在他只期盼敵人并沒在瞄準器中看到自己,不過要想沖到懸崖邊想來是不可能了,媽的,拼了!西米一發狠,開始向箭塔上攀爬。

  西米計劃著,如果敵人沒有發現自己,那么可以觀察敵人的動向,只要馬索被發現,那么自己還是有機會;如果敵人已經看到了自己,那么搶先襲擊狙擊手,然后看看能不能搜尋到馬索,如果幫他收拾掉一兩個尾巴,這家伙將對自己感恩戴德,而這對居高臨下的自己不過是小事一樁。然后就是硬對硬的攻防戰了,那比的是誰的槍快、心狠、手穩……眼看箭塔哨所就快到了,突然上面竟然探出一個人來,是光頭!那群人里最厲害的,而且還拿著武器!西米幾乎沒有多想,就直接放棄了攀爬箭塔,從十幾米高的地方跳了下去,落地時就勢翻滾了兩圈,卸掉了下墜力,這是傘兵都會的高空跳。

  可是,當西米站起來時,身邊又多了三支槍,而其中的一人,正是他那老戰友,同為藍蜘蛛的巴桑。西米慘笑,他知道,這次自己輸了,輸得很徹底,可是,到底是哪里出了問題呢?他不明白。

  西米的槍掉在地上,張立敏捷地拿過槍,接著打量著西米,那游移的眼神似乎在回想。

  西米突然明白過來,是馬索!馬索沒有按計劃進行,他一定用了什么辦法,讓這群人注意到自己的意圖,并反過來利用自己的意圖包圍了自己?墒,馬索他自己呢?他唯一可去的地方就是紅樹林,難道他不怕那些食人的蜥蜴?難道說!難道說——那個家伙一開始就在偽裝自己!膽小,愚蠢,缺乏思考和野外經驗,不依附強大的存在就無法生存,難道這一切都是那個家伙偽裝出來的?天哪,他能跟在莫金身邊那么多年,而莫金又是什么樣的人,自己竟然完全沒有留意這一點。不,是那家伙裝得實在太像了!連操獸師也是聽他說起的,說不定他真的知道如何躲避那些蜥蜴的襲擊。而他一直跟在自己身邊,和自己一起狼狽地逃,為的只是讓別人注意到自己,而忽略掉他?膳碌募一,簡直不是人,和莫金在一起的都不是人!

  巴桑冷冷道:“你輸了!”

  西米閉上眼睛,喉結上下聳動著,低聲道:“你來遲了!”

  巴桑道:“是的,我遲到了十八年!十八年前你就該死了!你為什么要留著那道恥辱的印記,卑微地活著?你還算金絲蜘嗎?”

  西米的雙眼陡然睜開,厲聲道:“因為我還不想死!誰他媽的想死在那些野獸嘴里?”旋即帶著一絲驚奇:“馬龍騎,你都記起來了?”

  藍蜘蛛對決

  巴桑道:“雖不是全部,但是你的所作所為,我已經記起來了!十八年前,是你偷吃了狼崽,才引來狼的攻擊!而后又是你出賣了所有的人,才能茍活下去。是你將我們引入了狼群的包圍圈,是你給狼群留下引路的標記,全都是你干的!”

  西米暴喝一聲:“胡說!”跟著聲音委靡下來,喃喃辯解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樣!那些狼,絕不是因為我吃了狼崽才襲擊我們的!我也一直在找,一定有別的原因,否則,我不可能活下來,你也不可能!”

  巴桑斬釘截鐵道:“我不管你怎么說,從雪山上活下來,我忘了很多,只有一件事,我一直記著,那就是殺了你!”

  西米三角眼輕顫,終于道:“好啊!是該結束了!你以為這些年我好過嗎?風蝎、斑漏斗、北極狼,他們死前的樣子,我一直忘不掉,每天都活在噩夢中。能死在你手上,也算是對蜘蛛們有個交代了!

  巴桑突然道:“強巴少爺,請把他交給我!

  “他是你的了!弊磕緩姲湍軓陌蜕5难壑锌吹脚,然后他將視線移向西米身后的天空。圣域的天空就像瞇成一條縫的眼睛,是深藍色的,今夜是走不掉了。

  巴桑從張立手里拿過繳獲西米的佩刀,也是水滴狀的尼泊爾彎刀,重新扔到西米腳下,道:“我給你機會,再活一次的機會!”

  西米從地上拾起刀,戲謔道:“像從前那樣?”

  “我允許你作為一名蜘蛛死去!”巴桑點點頭。

  “不怕我逃了?”

  “如果你真逃得掉,那你就一輩子做逃兵吧,你不再是蜘蛛了!”

  “我們的戰場在哪里?”西米那道傷疤微微地抖動著,巴桑的話仿佛令他蒙受了極大的侮辱!

  巴桑將目光投向那排屋舍,在黑夜下就像一尊古代的青銅禮器,簡約,神秘。

  巴桑和西米開始檢查身上的每一件器械,同時觀察對方擁有的器械,小到一枚紐扣、一根絲線,都不放過。這時,其余人也都集中過來,呂競男道:“巴桑,你們打算怎么做?”

  巴桑道:“藍蜘蛛的生死對決方式,持刀肉搏,以牙還牙,以血償血。以那道拱門為界,我和他各去凹形房屋的一半,除了手中的刀之外,屋里的一切也都可以作為武器,不管埋伏還是進攻,只能有一個人活著出來!

  卓木強巴和呂競男對望一眼,他們從未聽過有這種對決,這應該是屬于藍蜘蛛的獨有對決。這時,張立站了出來,對巴桑道:“我,要加入這場對決!

  巴桑抬頭看了他一眼,張立的聲音仿佛來自冰雪世界:“我也有必須殺死這個人的理由!”

  西米譏笑道:“我不和小孩子玩游戲!

  巴桑道:“理由!彼麖奈匆娺^張立如此的怒容,卻又如此的冷靜,這是一名殺手成熟的標志!

  張立看著西米,一字一句道:“你還記得十八年前,雪山下,一個叫張懷成的人嗎?”

  “張懷成?那個救了我,后來被我干掉的雪山科考隊員?”西米輕蔑地笑道:“像,我竟然沒看出來。不過小鬼,你有什么資格和我談決斗?”

  “中國特種兵!”張立一字一頓道。

  西米收起笑容,這五個字意味著什么他很清楚。不過很快,他又露出嘲弄的表情,道:“不過,你別以為有馬龍騎幫你,你就能撿到便宜!痹诤诎档沫h境中,實施偷襲和暗殺,并不是人越多越有優勢。相反,西米比張立和巴桑早到一天,一天的時間,足夠他熟悉房里的每一件擺設,而且,他還提前做好了準備。

  張立不為所動,壓抑著怒意答道:“殺你.一把刀就足夠了!”

  巴桑已經檢查完畢,站起身道:“好了,我們開始吧!

  “我要……右邊!”西米的眼睛盯著地面道。

  當天色陷入更深的黑暗中時,三人各自走進了房屋,四周頓時安靜下來.雙方都沒發出一絲聲響。

  岳陽嘟囔道:“真的不怕那個西米趁機逃走嗎?”

  卓木強巴道:“不,我看得出來,這是蜘蛛對蜘蛛,他們賭上榮譽的對決,甚至比性命還要重要!”

  岳陽道:“真的要為了所謂的榮譽,不惜賭上一切嗎?”

  呂競男淡淡道:“這,就是職業軍人!”岳陽搖搖頭。這和他們這些臥底偵察兵完全不同,他們所受的訓練需要靈活多變,要在各種復雜的情況下保全自己,才能更有效地打擊敵人。

  戰斗一開始,香巴拉就陷入了完全的黑暗。在接下來的大約半小時內,能聽到黑暗中傳來零星的打斗聲,有時傳來砸損器物的巨響,而更多的時候,則和香巴拉的夜一樣,黑暗中,只剩下絕對的安靜,安靜得令人不安。

  最后,屋舍里發出驚天巨響,火光沖天而起,火舌席卷了屋舍。就在岳陽震驚地站立起來時,張立和巴桑相互攙扶著走了出來。卓木強巴等人迎了上去,呂競男詢問道:“結束了?”

  張立道:“結束了,西米再也不會出現在我們的敵人名單上!

  岳陽道:“你看你,怎么搞成這樣?”

  張立一身是血,眼中露出復仇的快意,笑道:“我沒事,是我干掉他的!

  巴桑道:“是西米的血,我們都沒受傷。休息一晚,明天就恢復了!闭f著,很古怪地看了張立一眼,似乎帶著贊許。

  岳陽還從沒見過巴桑贊許過誰。

  卓木強巴道:“最后的爆炸是怎么回事?是在你們布置的房間內爆炸的!

  巴桑道:“應該是我們布置之前就安裝好的黑色颶風,估計西米是打算自己逃走后,趁我們放松時搞一次意外爆炸,定的時間比較長。這也是藍蜘蛛的延時行動,我們通常稱為戰斗后的安魂曲!其實在爆炸發生前他已經告訴我們了,不過就算他不告訴我們,我也能想到!

  岳陽不禁冷戰道:“好歹毒的計劃,還好他總算死了!”

  張立卻道:“對了,西米在死前告訴我們一件事,不知道他說的是真的還是嚇唬我們。他說,小心與他同來的那個人!

  巴桑道:“馬索!

  岳陽以為西米是被炸死的,現在聽起來好像不是,他死前還說了些告誡的話,不由問道:“西米是怎么死的?”

  巴桑又用贊許的目光看了張立一眼,道:“被刺殺,被一把來自黑暗的匕首刺殺的!

  岳陽驚愕地看著張立。這家伙竟然說到做到,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用匕首刺殺了西米這個藍蜘蛛,怪不得巴桑大哥看他的眼神都變了。

  張立輕輕道:“好累,現在我想休息。唉,今晚我們只能在這里露營了,房子被燒了……”

  遠處的紅樹林,馬索躺靠在樹梢,突然遠方閃起一片紅光,馬索搖搖頭,心道:“西米完蛋了,如今先頭傘降的人,恐怕就只剩下自己了。真該死,當初不該邀功急進的,如果和老板一起下來,就安全多了!

  錯日廣場,火焰高照,卓木強巴看著那火焰,仿佛在自己的心尖燎烤,明天一定不能再出現意外了。

  同時,在雀母的石屋內,燭火搖曳,唐敏小心地給胡楊隊長換下紗布。傷口愈合很好,再有一兩周就可以痊愈了,雖然會留下道疤,不過胡隊長一定會將它當做自己的戰績。胡楊隊長看著這個為自己包扎紗布的小姑娘,心里涌起了和方新教授同樣的感覺,自己過去那么粗魯地對待這個小丫頭,或許,的確是以貌取人了。

  “我自己來,你早點回去休息吧!”胡楊隊長聲音親和道。

  唐敏搖了搖頭,依然輕輕地,一絲不茍地,為胡楊隊長包扎著。忽然.她輕輕問道:“胡隊長,你說……強巴拉.他明天會回來嗎?”

  胡楊隊長道:“放心吧,明天他們一定會回來的!

  唐敏道:“可是,不是說,最多只需要三天時間嗎?”

  “呵,是你太想念強巴拉了吧。他們或許遇到了暴風雨,或許在雅加多待了一會兒,明天他們一定會趕回來的。你應該知道,在強巴拉心里,你比他的性命還要重要!碧泼舨缓靡馑嫉氐拖骂^去,臉上飛起一棟紅霞。

  可是,他們一直等到第二天正午,也不見卓木強巴等人回來。唐敏有些慌了,她又來到胡楊隊長的房里,焦慮道:“他們還沒回來呢!

  胡楊隊長正想著該怎么安慰這個小姑娘,門口突然站了一人,只見郭日念青笑瞇瞇地說道:“我們約定的時間就快到了哦,兩位,請準備一下吧,我是來請你們上祭壇的!彼侵幌寡鄄[成了一條縫。

  “什……什么上祭壇?”唐敏慌了,問道:“今天還沒有結束呢!”

  “沒錯,”郭日念青道,“今天的確還沒結束,不過,按照我們的協議,今天天黑,就是你們斷氣之時,我會嚴格按照協議來執行的。而且,祭壇正是我們雀母最高的地方,在那里可以最先看到你的強巴拉是否已經回來了!

  胡楊隊長皺眉,看起來,情況不像想象中那么樂觀。只聽郭日念青還在說:“我想,卓木強巴他們已經扔下你們不管了。為了防止你們逃跑,我們不得不采取一些必要措施!

  唐敏搖頭道:“不會的!強巴拉他們一定會回來的!你們這里把守得這么嚴,我們怎么跑?能跑到哪里去?”

  郭日念青不再解釋,手一揮,讓士兵將唐敏和胡楊隊長捉住,帶往祭壇。但他自己并沒有離開房間,等唐敏和胡楊隊長被帶走后,黑暗中有人道:“士兵應該已經到了!

  郭日念青對著黑暗道:“你確定他們真的已經帶來了戈巴大迪烏?”

  黑暗里的人道:“不錯,不知道他們用什么方法說服了他,而且他還幫著他們破掉了我多年的機關!

  “那個叫牛二的甲米人怎樣?”

  “這件事壞就壞在他身上,他和那個叫卓木強巴的有仇,這次要不是他一心報仇,我們本可以順利地拖延他們與戈巴大迪烏見面的時間,也不至于讓戈巴大迪烏毀掉了我的機關陣!

  “好了,那個甲米人最后怎么樣了?”

  “不知道,多半死了!

  “嗯,那很好,我的計劃依然沒受到什么影響!

  黑暗中的人心中暗罵:“你的計劃當然沒受什么影響,我可全毀了!”不過他嘴上卻關切詢問道:“那些士兵,能攔住他們嗎?”

  郭日念青笑道:“放心好了,我親手培養的暗夜士兵,就算他們渡了海,今天也來不急了。好了,該去上刑了,我絕不放過,任何一個和我作對的人!”他的笑臉突然變得兇狠,變化之快,讓黑暗中的人心頭一驚。

  胡楊隊長之死

  環形石祭壇上,唐敏和胡楊隊長被麻繩牢牢束縛在石柱上。這里的確可以憑眺到雀母下方的森林和海,郭日念青走到二人面前,看了平臺下方一眼,道:“景色不錯吧?”

  “哼!”唐敏道,“他們會回來的,他們就快回來了!

  “嗯,我相信你說的是實話,不過,在這之前,我要送給你們一件小禮物!惫漳钋嘧屖勘诉^來一個盤子,只見盤子里放著好似超大號針頭一樣的空心金屬筒,由小到大排了一排,最粗的足有拇指粗細。

  “這是什么?”唐敏大聲道。胡楊隊長卻一眼辨認出來,那是放血刀.是過去在屠宰場內給豬牛等大型動物放血用的,削尖的一段插入血管中,血液會順著這些金屬管流出體外,直至死亡!澳憔烤瓜敫墒裁?”胡楊隊長也質問道。

  “哦,這個么……”郭日念青在盤子里挑選著。微笑道:“神圣的盟約,需要用鮮血來締結,而違約的一方,則會付出血的代價。根據我得到的報告,卓木強巴他們現在都還沒抵達錯日。今天恐怕是趕不回來了,所以,我提前準備準備!”

  “你胡說!你騙人!他們一定早就抵達錯日了,現在正在路上,很快就會看到他們了!”唐敏大聲道。郭日念青選了一根粗細居中的針頭,在唐敏面前晃了晃,唐敏臉色慘白。

  “喂,你要做什么就沖我來好了,欺負一個女人,也算是大將軍么?”胡楊隊長看不過去了。

  郭日念青道:“不要著急,都有份,你們的血,只會慢慢地流出來。我是一定會遵守神圣盟約的,天沒有完全黑,你們一定不可以斷氣!

  胡楊隊長氣得臉色發青,這家伙,竟然玩弄文字游戲,這不是要活活折磨死人么?用這種卑劣的伎倆,這些不齒的手段!那雀母王卻不見蹤影,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難道那位雀母王就任由這個郭日念青胡來嗎?

  眼看郭日念青又朝唐敏走去,唐敏的淚水在眼眶中滾動。胡楊隊長道:“夠了,別把這些東西用在她身上,你就沖我來!”

  “哎呀!”郭日念青一副很驚訝的樣子,嘖嘖道:“這可是你提出來的要求,我擔心,要是天黑前他們趕回來了,你……你又堅持不住的話。那我們不是違背了神圣盟約么?”

  胡楊隊長吹胡子瞪眼道:“別他媽廢話!你小子總不會是只想嚇嚇我們吧?”

  郭日念青抿笑著,換了一根大一號的放血刀,臉上掛著那種恭維的笑容,向胡楊隊長走來。胡楊隊長不甘道:“我還有個問題。為什么?為什么你一定要針對我們?”

  郭日念青將面頰貼過去,踮起腳尖,在胡楊隊長耳邊輕輕道:“因為你,搶走了我最珍貴的東西。沒有人,可以搶我的東西!”

  胡楊隊長轉過頭來,滿臉狐疑地看著這個郭日念青,突然感到胸口一陣刺痛,低頭看時,那根約五寸長的放血刀已經有一半插入了自己胸口,大顆大顆的血珠從刀筒的另一端滴落,染紅了石臺。郭日念青已經退了開去,唐敏失聲痛哭道:“胡隊長……不要……不要!”

  胡楊隊長安慰道:“我沒事,一時半會兒死不了!彼⒅漳钋嗟溃骸拔也幻靼,你究竟掉了什么東西?為什么會是我搶走了?你說出來,如果真的在我這里,我可以馬上還給你!”

  “還給我?哈哈!”郭日念青慘笑道:“不,你永遠也還不了!永遠也還不了了!”他轉身離開祭壇,吩咐士兵道:“看著他們,有什么情況隨時向我匯報!

  旁邊的護衛長道:“郭日念青大人,王讓我來詢問您,這樣做,是否……呃,是否不太妥當?”

  郭日念青道:“你告訴王,他們肯定回不來了。而且,我敢保證,只要這天沒完全黑,那人就絕不會斷氣,我們沒有違背神圣盟約!弊o衛長恭敬地退下了。

  叢林中,六騎快馬,風馳電掣地奔跑著,正是卓木強巴一行。他們遭到了一些手持弓箭的黑衣戰士襲擊,其結果自然不用多言,那些戰士沒能阻擋他們,連一分鐘也沒擋下,反倒是提供了快馬良駒。只不過在清晨從海里坐船繞道上岸花了一些時間,如今時間是越來越緊迫了,卓木強巴他們緊繃著臉,任風如鞭子抽打在臉上。一切都已經預計過了,堵截的敵人、逃走的馬索、陷阱、機關……唯一沒有想到的,就是香巴拉的天氣!今天的天色很差,中午時分香巴拉的蛇形天空已是灰蒙蒙的一片。巴桑估計,今天可能會比往日提前兩至三個小時完全天黑。正是這兩至三個小時,就可能要了胡楊隊長和唐敏的命!

  祭壇上,胡楊隊長臉色已經有些發白,大顆大顆的血滴還在不斷往下滴落。唐敏一直在和他說話,分散他的注意力。此刻,她也察覺到胡楊隊長身體的異態,“胡隊長,你,你千萬別睡!”

  胡楊隊長道:“我知道,我哪里有睡了?”

  “胡隊長,你是不是有點冷?”唐敏道。

  “沒有啊!焙鷹铌犻L微笑道。

  可唐敏分明看到,胡楊隊長全身在微微發抖,而且說話聲音也越來越小。唐敏繼續道:“胡隊長,胡隊長?”

  這次沒有回答。好一會兒,面色白皙滲著冷汗的胡隊長才抬起頭來,輕輕道:“這條路,該由你們自己去闖了。我老了,已經不適合做這項工作了!

  “胡隊長,你在說什么?”唐敏焦慮起來,難道說,胡楊隊長已經快聽不到她說話了嗎?

  胡楊隊長依然在自言自語著:“這次到這里,可真是,我到過的最危險的地方啊。對了,替我告訴強巴拉一聲,就說……”胡楊隊長的聲音越來越小,漸漸就聽不到了。

  唐敏大哭道:“胡隊長!胡隊長!你不會有事的!胡隊長,強巴拉他們就快回來了!胡隊長!來人!你們快來人!求求你們了!”

  很快,郭日念青來到祭壇旁邊,觀察著胡楊隊長的狀態。唐敏在一旁哭泣道:“他真的快不行了,你們快救救他……請你們快救救他!”

  郭日念青思索道:“為什么就不行了呢?”他抬頭看看天空,又恍然道:“哦,原來天就快黑了!”他轉向唐敏道:“別擔心,很快就輪到你。我會給你一個痛快的,不會像這位勇士一樣慢慢受苦。這是,給你的優待哦!

  唐敏這才發現,天空已經陰云密布,果然馬上就將陷入完全的黑暗了。她喃喃道:“怎么會,怎么會這樣的?”

  郭日念青吩咐士兵點起火把,反復念叨道:“該上路了,該上路了……”就像一個巫師在發出詛咒。

  這時候,胡楊隊長又恢復了一點神智,低著頭對郭日念青道:“嗨,矮子,我說,我死后,是不是會享受天葬?”

  “哼,天葬?”郭日念青對胡楊隊長稱呼他矮子絲毫不介意,回答道:“那是君王的待遇!就憑你?死了我會把你的皮做成袍子,你的肉只配埋在地下喂蟲子!

  “回來了!他們回來了!”突然,唐敏大叫起來,“快,快放了我和胡隊長,強巴拉他們回來了!”

  郭日念青站上祭壇向平臺下眺望,果然,黑暗中有東西移動,但是根本分不清那是什么。他不敢斷定小姑娘說的是否是事實,低頭稍加思索,認為寧為錯不放過,于是抬頭大聲道:“那不是卓木強巴,是魯莫人。而且……天色已黑,按照神圣的約定,我將收割你們的靈魂!”

  “不!”唐敏慘烈地大叫道:“天還沒有黑,你們快看!天還沒有黑!”

  那密布的彤云中,還有一道縫隙,有那么一絲微弱的光亮從那里透出來。那些士兵都看了看天空,又看了看郭日念青。違背神圣盟約,就是褻瀆神佛,他們猶豫著。

  郭日念青怒斥道:“怎么了!我的命令你們膽敢違抗?”

  一名士兵道:“可是王……”

  郭日念青道:“王那邊我去說,現在,照我的命令,行……”話音未落,又一名士兵來報:“報告大將軍!是卓木強巴他們,他們回來了!”

  郭日念青再看,那些黑影已經移近,是六匹快馬,還無法分辨馬背上的人,但前方的士兵應該已經看清楚了。他平和道:“哦,回來了,回來了就好!本驮谔泼粢詾樗挤湃藭r,卻見郭日念青走到了胡楊隊長身邊。

  郭日念青湊在胡楊隊長耳邊輕輕道:“沒有人可以和我搶東西,沒有!”胡楊隊長突然感到心頭一涼,緊接著喉頭一甜,一口鮮血吐了出來。唐敏卻看得分明,那根插入了一半的大號針頭,又有近四分之一被郭日念青刺了進去!安灰!”她大叫一聲,兩眼一黑,在昏迷前隱約聽見守衛的士兵叫道:“誰?!”

  “干什么!”

  接著,唐敏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  祭壇上,卓木強巴等人小心地將胡楊隊長放下來。那殷紅的血,觸目驚心,每個人都悲憤莫名!

  “別動!彼鞣◣熤浦棺磕緩姲偷溃骸斑@吸血管一拔出來,他馬上就死!

  呂競男道:“他失血太多,生命體征開始衰竭。我們不是有備用血嗎?在哪里?”

  卓木強巴抬頭,對張立道:“去拿!

  張立道:“在哪里?”

  卓木強巴怒道:“問!快去拿!”

  張立恍然,抓過一名護衛,大聲道:“我們的那些包袱在哪里?帶我去!馬上!”

  而另有一名護衛此刻正在巴桑面前瑟瑟發抖。這個冷漠得沒有一絲表情的殺神,雙眼淡漠地望著遠方,“誰干的?”那聲音就像從地獄里傳出來的,冰冷。

  “我,我,我……我不知道,是,郭日念青,郭日念青大人讓我們守在這里的!

  “他人昵?”

  “剛才,剛才都還在這里,后來,后來就不見了!”

  “王八蛋!”巴桑忽然仰天發出蒼龍一般的悲鳴,雙手探出,一手抓腰帶,一手擒胸骨,將身前那名士兵雙手舉過頂,再重重地擲在地上,單膝壓了上去,盯著他的眼睛,用雀母士兵聽不懂的語言,咬牙切齒道:“你們就這樣看著他被殺……你們就這樣看著他被殺嗎!”那名士兵驚恐莫名,兩眼一翻,竟然昏了過去。

  卓木強巴看到呂競男又走到唐敏面前,忙問道:“她怎么樣?”

  呂競男道:“只是昏過去了!

  “胡隊長!胡隊長!”岳陽道:“胡隊長醒了!

  “回來啦?”此刻大胡子的聲音輕得好像蝴蝶在空中飛舞。

  “胡隊長!”卓木強巴半蹲在一旁。胡楊隊長努力地轉過頭來,看著他,微微一笑,道:“跟老方說一聲,欠他的,我還清了!

  “胡隊長,你不欠什么。你堅持住,馬上就會好起來的,你的命硬啊,你忘了?”

  “呵呵,再硬的命,也……我就知道,像,我這樣的人,總不會安死在家里,你呀……可別學我!”

  “胡隊長,你要振作,你行的……”卓木強巴焦慮地看著大家,希望能尋找到幫助。他拉過亞拉法師,道:“有什么辦法止血?不能這樣流下去!”

  亞拉法師搖頭。那吸血刀直插在血脈里,根本止不住,何況如今胡楊隊長的情況恐怕已是回光返照,止住血也無法解決任何問題。卓木強巴暴躁起來,大聲道:“張立人呢?怎么這么慢!”

  胡楊隊長輕聲道:“行了,你這么急躁,會影響隊員的。待會兒雀母王來了,你幫我問問,像我這樣的人,死了有沒有資格,享受天葬?我第一次踏入西藏就聽說了,在藏民心中,天葬的人,靈魂會升到天堂,只可惜在西藏這么多年,從來沒有遇到過!

  “別說傻話,你不會有事,我答應過導師,一定把你們帶回去的。胡隊長,我們還等著你領路!”

  “不,我知道的,你該讓我把話說完,就……就幾句了,記著,千萬不要火葬,到時候什么骨灰的,帶著不方便。而且現在,墓地的價錢,比房價漲得還貴,你們的胡隊長是……是個窮光蛋,哈哈!”

  卓木強巴突然難以扼制心中的悲憤,淚水不受控制地涌了出來。胡楊隊長最后輕輕道:“秋天的樹葉落下,是為了春天的新葉發芽,后面的路,你們要自己走。記住,成功的人之所以成功,是因為他們每天都在努力。不要松懈,不要放棄,不要……”胡楊隊長的聲音漸漸消失,天空中的陰云漸漸散去,七彩的光芒從云縫中照射下來,輕柔地包裹著胡楊隊長的身體,那張灰白色的臉上,帶著安詳的笑容。

上一頁 《藏地密碼大結局》 下一頁
line
  書坊首頁 努努書坊 版權所有
可以赚钱的捕鱼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