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| 國內作家 | 港臺海外 | 外國文學 | 青春校園 | 都市生活 | 韓 流 | 影 視 | 歷史軍事 | 古代文學 | 短 篇 | 讀書評論 | 最新資訊
網絡原創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靈異 | 仙俠修真 | 武俠 | 偵探推理 | 官場小說 | 鬼故事 | 盜墓小說 | 傳記紀實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書坊->《女巫》->正文
我們干吧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姥姥晚飯吃的是一盤煎蛋餅和一片面包。我吃的是一片叫做“杰托斯特”的挪威羊奶干酪。我還是個男孩的時候就愛吃這種干酪。我們在爐火前吃晚飯,姥姥坐在她那把扶手椅上,我坐在桌子上。我的干酪用小碟子盛著。

    “姥姥,”我說,“現在我們把女巫大王干掉了,世界上所有的其他女巫將漸漸消失嗎?”

    “我完全可以肯定她們不會消失!彼卮鹫f。

    我停了吃,看著她!暗齻儽仨毾!”我叫道,“一定得消失!”

    “恐怕不能!彼f。

    “但她既然不再存在,她們怎么弄到她們需要的錢呢?誰給她們發指示,召集她們開年會,并且為她們發明所有她們那些配方呢?”

    “一只蜂后死了,蜂窩里自有一只蜂取代它,”我姥姥說,“女巫也是這樣。在女巫大王那個總部里,總是另有一個女巫大王等著發生事情時接班!

    “噢,不!”我叫道,“這么說,我們做的一切事情都只是白費勁!結果我是白白地變成了老鼠!”

    “我們救了英國的小朋友,”她說,“我不認為這是白費勁!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!”我叫道,“但這不夠!我本以為我們消滅了全世界女巫的頭,她們會慢慢消失的?涩F在你告訴我,一切仍舊和以前一樣!”

    “不完全和從前一樣,”我姥姥說,“比如說,在英國就不再有女巫了。這是個大勝利,對嗎?”

    “那么世界其他地方呢?”我叫道,“那么美國、法國、荷蘭、德國呢?那么挪威呢?”

    “你別以為最近幾天我一直坐著不動腦筋,”她說,“我對這個問題想了很久很多!

    她說這話時,我抬頭看著她的臉。我一下子注意到,她的眼睛和嘴角開始慢慢地漾起神秘的微笑!澳銥槭裁葱,姥姥?”我問她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十分有趣的消息要告訴你!彼f。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要我對你從頭說起嗎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請你說吧,”我說,“我喜歡好消息!

    她已經吃完煎蛋餅,我也吃了不少干酪。她用餐巾擦擦嘴,說:“我一回到挪威,就給英國打了個電話!

    “給英國什么人打電話呀,姥姥?”

    “給伯恩默思的警長,我的寶貝。我對他說我是全挪威的警長,對最近華麗旅館發生的特殊事件很感興趣!

    “等一等,姥姥,”我說,“英國警察絕不會相信你是挪威警長的!

    “我很會學男人的聲音,”她說,“他當然相信我的話。伯恩默思的警長接到全挪威警長的電話只會感到榮幸!

    “那么你問了他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問他住在華麗旅館454號房間的那位失蹤了的小姐叫什么名字,住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你是指女巫大王!”我叫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的寶貝!

    “他告訴你了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告訴我了。警察總是互相幫助的!

    “天啊,你真有頭腦,姥姥!”

    “我要了她的住址!蔽依牙颜f。

    “但是他知道她的住址嗎?”

    “當然知道。他們在她的房間里找到了她的護照,上面有她的住址,旅館登記簿上也有。住旅館的人要在登記簿上留下姓名和住址!

    “女巫大王絕不會在登記簿上留下真姓名和住址吧?”我說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不?”我姥姥說,“除了其他女巫,世界上誰也不會對她是誰有一點懷疑。不管她到哪里人們只知道她是一位好小姐。你,只有你一個人,自己不是女巫而見過她摘下面具。即使在她家的那個地區,在她所住的村子里,人們也只知道她是一位仁慈和富有的女男爵,大量捐錢做善事。我已經查明了!

    現在我興奮起來,說:“姥姥,你得到的住址,一定是女巫大王的秘密總部!

    “它現在仍舊是,”我姥姥說,“現在新的女巫大王一定和她那些左右仍舊住在那里。重要的領導人總是有一大幫左右圍著她轉的!

    “她的總部在哪里,姥姥?”我叫道,“快告訴我它在哪里!”

    “它是一個城堡,”我姥姥說,“使人高興的是,這城堡里有世界上所有女巫的姓名和住址!不這樣,女巫大王怎么干她的事呢?不這樣,她怎么通知各國女巫參加她們的年會呢?”

    “那城堡在哪里,姥姥?”我急得叫起來,“在哪個國家?快告訴我!”

    “你猜一猜!彼f。

    “挪威!”我叫道。

    “一猜就對!”她回答說,“在群山高處,在一個小村子的上方。

    這是個驚人的消息。我興奮得在桌子上跳起了舞。我姥姥已經十分激動,現在她離開她的椅子,開始拉著手杖在房間里的地毯上來回踱步。

    “因此我們——你和我——有活干了!”她大聲說,“有重要的工作等著我們去做!謝天謝地,你是一只老鼠!一只老鼠可以到任何地方去!我只要把你放在女巫大王的城堡附近就行了,你可以很容易地溜進去,隨意看,隨意聽!”

    “我會的!我會的!”我回答說,“沒有人會看見我!和進擠滿廚師和侍者的廚房相比,在一座大城堡里走動將等于兒童游戲!”

    “如果需要,你可以在那里待幾天!”我姥姥叫道。在興奮中,她把手杖揮來揮去,一下子打翻了一個十分美麗的長花瓶,它落到地上跌了個粉碎!巴怂,”她說,“它只是明朝的。如果有必要,你可以在城堡里待上幾個星期,她們不會知道你在那里的!我自己呢,在村子里租個房間。你可以每天晚上溜出城堡,和我一起吃晚飯,把她們做的事告訴我!

    “我能辦到!我能辦到!”我叫起來,“在城堡里我簡直可以到處探聽!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的主要工作,”我姥姥說,“自然是消滅那里的每個女巫。那就真的是整個組織的滅亡了!”

    “我消滅她們?”我叫道,“我怎么能做到?”

    “你猜不出來嗎?”她說。

    “告訴我吧!蔽艺f。

    “變鼠藥!”我姥姥叫道,“用‘86號配方慢性變鼠藥’重新再來一遍!你把藥放到城堡里每個女巫的食物里讓她們吃下去!你還記得那配方,對嗎?”

    “一點不漏!”我回答說,“你是說我們自己配制?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不?”她叫道,“既然她們能夠配制,我們也就能夠配制!只要知道配什么就行!”

    “誰爬上高樹去取豬嘴鳥的蛋?”我問她。

    “我去!”她叫道,“我親自去!我這老太婆精力還很充沛呢!”

    “我想還是我去好,姥姥。你沒準會栽下來的!

    “這些只是細節!”她又揮舞起手杖來叫道,“什么也擋不住我們的道!”

    “接下來會怎樣呢?”我問她,“在新的女巫大王和城堡里所有其他的女巫都變成老鼠以后?”

    “那時城堡就完全空了,我進去和你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!”我叫道,“等一下,姥姥!我剛想到了一個嚴重的問題!”

    “什么嚴重問題呀?”她說。

    “變鼠藥把我變成老鼠以后,”我說,“我并沒有變成用老鼠夾可以捉到的普通老鼠。我變成了一個能說能想的有智力的老鼠人,不會走近老鼠夾!”

    我姥姥愣住了。她已經猜到接下來我要說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因此,”我說下去,“如果我們用變鼠藥把新的女巫大王和城堡里所有的女巫變成老鼠,整個城堡就將聚集著一些十分狡猾、十分可惡、十分危險、會說會想的老鼠女巫了!她們全是披著老鼠皮的女巫。這樣,”我加上一句,“就實在可怕得不堪設想了!

    “天啊,你的話是對的!”她叫道,“這一點我簡直沒有想到過!”

    “我絕對對付不了一城堡的老鼠女巫!蔽艺f。

    “我也對付不了,”她說,“必須馬上把她們消滅。必須像在華麗旅館里那樣把她們打死,拍死,砍死!

    “我不干這個,”我說,“反正我也干不了這個。我相信你也做不到,姥姥。老鼠夾毫無用處。再說,”我加上一句,“把我變成老鼠的女巫大王曾經指望老鼠夾,結果不是也大錯特錯了嗎?”

    “對,對,”我姥姥忍不住地說,“但我如今關心的不是那個女巫大王。她早被旅館廚師長斬成肉泥了。我們現在要對付的是新的女巫大王——在城堡里的那個——和她所有的助手。女巫大王假扮成太太小姐已經夠壞的了,想想吧,如果是只老鼠,她會做出什么事情來!她可以到處鉆!”

    “有了!”我跳了足有一英尺高,“我有辦法了!”

    “快告訴我!”我姥姥厲聲說。

    ‘這辦法就是貓!”我叫道,“把貓帶進去!”

    我姥姥看著我。接著她滿臉堆笑,大聲說:“太出色了!這個辦法百分之百地出色!”

    “放半打貓到城堡里去,”我叫道,“它們五分鐘就會把那里的老鼠吃個精光,不管她們有多狡猾!”

    “你是一個魔法師!”我姥姥叫道,又把她的手杖揮來揮去。

    “當心花瓶!姥姥!”

    “管它花瓶不花瓶呢!”她叫道,“我太興奮了,打破多少個也不管!”

    “只有一件事,”我說,“在你放貓進去之前,要絕對保證我已從那里出來了!

    “我保證!彼f。

    “貓把所有的老鼠殺死以后,我們又做什么呢?”我問她。

    “我把那些貓帶回村子,然后城堡就歸我們了!

    “接下來呢?”我說。

    “接下來我們找檔案,查出全世界所有女巫的姓名和住址!”

    “再下來呢?”我興奮得渾身發抖地說。

    “再下來,我的寶貝,你我最偉大的工作開始了!我們收拾行李去周游世界!我們到每個國家去,找出女巫們住的房子!我們把每座房子都找出來,找到了你就溜進去,或者在面包里,或者在玉米片里,或者在布丁里,反正看到食物就滴上兩滴你那種致命的變鼠藥。我們將取得勝利,我的寶貝,一個無與倫比的偉大勝利!我們完全自己干,就你和我!這將是我們余生要做的工作!”

    我姥姥把我從桌子上捧起來,親親我的鼻子!班,天啊,一個個星期,一個個月,一年年下來,我們將要忙得不可開交了!”她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是的,”我說,“但那將多么好玩,多么叫人興奮!”

    “說得沒錯!”我姥姥叫道,親了親我的鼻子,“我急著要動手干了,都等不及啦!”

上一頁 《女巫》 下一頁
line
  書坊首頁 努努書坊 版權所有
可以赚钱的捕鱼游戏 学生赚钱好方法 可以自己开通创业板吗 六合开奖视频直播 上证指数是什么意思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小袋理财是个大骗局 山东11运夺金开奖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一定牛 青海11选5 河北快三号码和值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