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| 國內作家 | 港臺海外 | 外國文學 | 青春校園 | 都市生活 | 韓 流 | 影 視 | 歷史軍事 | 古代文學 | 短 篇 | 讀書評論 | 最新資訊
網絡原創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靈異 | 仙俠修真 | 武俠 | 偵探推理 | 官場小說 | 鬼故事 | 盜墓小說 | 傳記紀實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書坊->《女巫》->正文
詹金斯夫婦和布魯諾相會

    我姥姥把我帶回她的房間,放在桌子上。她把那個貴重的瓶子放在我旁邊!澳切┡讕c在餐廳吃晚飯?”她問。

    “八點!蔽艺f。

    她看看手表!艾F在是六點十分,”她說,“八點鐘才能進行下一步!彼难劬鋈宦涞讲剪斨Z身上。他還在那個盛著香蕉的玻璃缸里。他已經吃掉了三個香蕉,正在開始吃第四個。他的肚子吃得脹鼓鼓的。

    “已經吃夠了,”我姥姥說著把他從玻璃缸里抓起來,放在桌子上,“我想該把這小家伙送還給他家了。你不同意嗎,布魯諾?”

    布魯諾怒視著她。我以前還沒有見過老鼠怒視過,但他會怒視!拔业陌职謰寢屜騺砺犎挝页,”他說,“我情愿和他們在一起也不和你在一起!

    “當然是這樣,”我姥姥說,“你知道這會兒他們在哪里嗎?”

    “他們不久前在休息室里,”我說,“我們飛奔到這兒來的時候,我見過他們!

    “好,”我姥姥說,“我們去看看他們是不是還在那里。你要跟我們去嗎?’她看看我加上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的!蔽艺f。

    “我把你們兩個放在手提包里!彼f,“不要出聲,不要讓人看見。萬一有時要看看外面,頂多只能露出眼睛!

    她的黑色皮手提包很大,脹鼓鼓的,有個玳?圩。她把布魯諾和我放進去!拔野芽圩娱_著,”她說,“但千萬別讓人看見!

    可我想看東西,什么都想看。我坐在手提包靠近扣子的邊袋里,從那里我高興就可以把頭伸出去。

    “喂!”布魯諾叫道,“把我沒吃完的香蕉給我!

    “好吧,”我姥姥說,“只要你不出聲就行!彼阉麤]吃完的香蕉扔進手提包,接著把手提包掛在胳臂肘上,走出房間,滴咚滴咚地拉著手杖沿走廊走。

    我們乘電梯來到底層,穿過閱覽室到休息室。詹金斯先生和太太的確在那里,正坐在一對扶手持上,中間是一張矮矮的玻璃面圓桌。休息室里還有別的幾伙人,但他們兩個是單獨坐在一起的。詹金斯先生在看報。詹金斯太太在織很大的一件芥末色的什么東西。我在我姥姥的手提包和子上只露出鼻子和眼睛,但我眼力好,什么都看得見。

    我的穿著黑色花邊長裙的姥姥走過休息室,停在詹金斯夫婦桌前!澳銈兪钦步鹚瓜壬吞珕?”她問。

    詹金斯先生從報紙的上端看著她,皺起眉頭!笆堑,”他說,“我是詹金斯先生。我能為你做什么事嗎,太太?”

    “恐怕我有件事會使你們吃驚,”她說,“是關于你們的兒子布魯諾!

    “布魯諾怎么啦?”詹金斯先生說。

    詹金斯太太抬起頭來,但手上繼續在織東西!斑@小家伙這會兒上哪兒去啦?”詹金斯先生問道,“我想是去廚房了!

    “比這更糟,”我姥姥說,“我們到沒有人的地方去,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你們好嗎?”

    “沒有人的地方?”詹金斯先生說,“我們為什么要到沒有人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不好解釋,”我姥姥說,“我們最好上你們的房間,坐下來我再給你們說!

    詹金斯先生放下報紙。詹金斯太太也不再編織了!拔也辉干蠘堑轿业姆块g去,太太,”詹金斯先生說,“我在這里很舒服,謝謝你了!彼莻粗魯的大人物,不慣于被人指揮!坝惺裁词抡埬阏f出來,然后走開,別打攪我們了!彼终f,好像對在后門兜售吸塵器的人說話一樣。

    我可憐的姥姥,她已經盡可能對他們客氣了,這時也開始有點被激怒了!拔覀兊拇_不能在這里說,”她說,“這里人太多。這是一件十分棘手的私下的事!

    “我想在哪里談就在哪里談,太太,”詹金斯先生說,“現在說吧,說出來!如果布魯諾打破了玻璃窗或者你的眼鏡,我負責賠償損失,但是我不離開這個座位!”

    這時候房間里一兩張桌子跟前的人開始看我們。

    “布魯諾到底在哪里?”詹金斯先生說,“叫他到這兒來看我!

    “他已經在這里了,”我姥姥說,“他在我的手提包里!彼盟氖终扰呐能涇浀拇笃ぐ。

    “他在你的手提包里,你這話是什么意思?”詹金斯先生大叫。

    “你想鬧著玩嗎?”詹金斯太太一本正經地說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一點兒也不好玩,”我姥姥說,“你們的兒子遭到了不幸!

    “他一直都在遭到不幸!闭步鹚瓜壬f,“他吃苦頭是因為吃得過多,然后放屁。你該聽聽他吃完飯后的聲音,像個銅管樂隊!但是一劑蓖麻油就把他治好了。那小癟三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我已經告訴你了,”我姥姥說,“他在我的手提包里。不過我的確認為,在你看到他現在的樣子以前,我們最好去個沒有人的地萬。

    “這個女人瘋了,”詹金斯太太說,“叫她走開!

    “事實是,”我姥姥說,“你們的兒子布魯諾已經完全變樣了!

    “變樣了!”詹金斯先生叫道,“你說變樣了是什么鬼意思?”

    “走吧!”詹金斯太太說,“你是個傻老太婆!”

    “我是在盡可能客氣地告訴你們,布魯諾的確在我的手提包里,”我姥姥說,“我的外孫當真看到她們把他變了!

    “天啊,看到誰把他怎么樣了?”詹金斯先生叫起來。他有一小撮黑胡子,一叫小胡子就上下跳動。

    “看到女巫把他變成了一只老鼠!蔽依牙颜f。

    “快叫經理,親愛的,”詹金斯太太對她丈夫說,“把這個瘋女人趕出旅館!

    這時候我姥姥的耐心到了頭,忍無可忍了。她把手伸到手提包里找到了布魯諾。她把他拿出來放在玻璃桌面上。詹金斯太太對那還在嚼著最后一點香蕉的胖乎乎的小棕鼠看了一眼,馬上一聲急叫,震得枝形吊燈的水晶片叮叮響。她從椅子上跳起來叫道:“是只老鼠!把它拿走!我怕老鼠!”

    “他是布魯諾!蔽依牙颜f。

    “你這不要臉的該死的老太婆!”詹金斯先生叫道。他用他的報紙去拍打布魯諾,想把他從桌子上掃走。我姥姥撲上去,在他把布魯諾掃下去之前總算把他捧走了。詹金斯太太還在拼命大叫。詹金斯先生聳立在我們面前叫道:“滾開!你怎么敢這樣嚇唬我的妻子!馬上把你這只骯臟的老鼠拿走!”

    “救命!”詹金斯太太叫道,臉色變得像魚肚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已經盡心了!蔽依牙颜f著轉身離開房間,帶走了布魯諾。

上一頁 《女巫》 下一頁
line
  書坊首頁 努努書坊 版權所有
可以赚钱的捕鱼游戏 广西快3今天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电子走势 南京商品期货配资 群英会历史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虚拟盘是什么意思 上海快三预测号码今天 云南11选5今日推荐 福彩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平台合法吗 旺角娱乐电玩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