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| 國內作家 | 港臺海外 | 外國文學 | 青春校園 | 都市生活 | 韓 流 | 影 視 | 歷史軍事 | 古代文學 | 短 篇 | 讀書評論 | 最新資訊
網絡原創 | 言情 | 玄幻奇幻 | 科幻 | 恐怖靈異 | 仙俠修真 | 武俠 | 偵探推理 | 官場小說 | 鬼故事 | 盜墓小說 | 傳記紀實 | 作家列表
  努努書坊->《女巫》->正文
姥姥,你好

    一出舞廳,我就像一道閃電那樣飛奔。我跑過走廊,穿過休息室、閱覽室、圖書室和會客室,來到樓梯口。我上樓梯,一級一級跳,很輕快,一直緊靠著墻!澳愫臀以谝黄饐,布魯諾?”我悄悄問。

    “我在這里!彼f。

    我姥姥和我的房間在五樓,夠我爬一陣的,但我跑到了,路上沒碰到一個人,因為人人都乘電梯。一到五樓,我沿著走廊向我姥姥的房門飛跑。她的一雙鞋子放在門口等女侍拿去擦。布魯諾緊跟在我身邊!拔覀儸F在怎么辦?”他說。

    忽然,我看到一個女侍沿走廊向我們走來。我馬上認出來了,就是她向經理告我養小白鼠的。我如今成了這種樣子,當然不愿見她!翱,”我對布魯諾說,“躲到一只鞋子里去!”說著我跳進了一只鞋子。布魯諾跳進了另一只鞋子。我等著那女侍走過去。但是她沒走過去,一來到鞋子這兒,就彎下腰來拿鞋子。這樣做時,她把一只手伸到我躲著的那只鞋子里。她的一個手指頭剛碰到我,我就咬了它一口。這樣做太愚蠢了,但我這是出于本能才這樣做的,想也沒有想過。女侍馬上哇哇大叫,肯定連遠處的英吉利海峽的船只也聽到了。她扔下鞋子,像一陣風似的沿著走廊逃走了。

    我姥姥的房門打開了!巴饷娉鍪裁词吕?”她說。我在她雙腿間沖進了她的房間,布魯諾在我后面緊緊跟著。

    “關上門,姥姥!”我叫道,“請快一點!”

    她轉過臉看到了兩只小棕鼠在地毯上!罢堦P上門!蔽艺f,這一回她確實看到了我說話,認出了我的聲音。她一下子愣住了,一動也不動。她身體的每一部分——手指、手、手臂、頭都突然定住了,像個大理石塑像。她的臉色比大理石還白,眼睛張得連周圍的眼白全都看得到。接著她開始發抖。我想她要昏倒了。

    “請趕快關上門,姥姥!蔽艺f,“那可怕的女侍可能要進來!

    她終于清醒過來,走過去關上了門。她倚著門,低頭看著我,面色蒼白,渾身發抖。我看到眼淚開始從她的眼里流出來,流下臉頰。

    “不要哭,姥姥!蔽艺f,“還算好,我從她們手里逃脫了。我還活著。布魯諾也活著!

    她慢慢地彎下腰用一只手捧起我,用另一只手捧起布魯諾,把我們兩個放在桌子上。桌子中間有一玻璃缸香蕉,布魯諾直接向它撲過去,開始用牙去撕開香蕉皮,要吃香蕉肉。

    我姥姥抓住椅子扶手使自己安靜下來,但她的眼睛始終沒有離開我。

    “坐下,好姥姥!蔽艺f。

    她頹然坐在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噢,我的寶貝!彼緡A艘宦,這會兒真的淚如泉涌,流下臉頰!皢,我可憐的小心肝。她們把你怎么啦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她們干了什么,姥姥。我知道我變成了什么,但好玩的是我的確不覺得怎么壞。我甚至都不覺得生氣。事實上我覺得很好。我知道我不再是個孩子了,也不會再成為孩子了,但只要由你照顧我,我會很好的!蔽也恢皇前参克。我的確覺得很好。你們也許會奇怪我自己怎么不哭。是很奇怪。我就是無法解釋。

    “我當然要照顧你!蔽依牙燕,“那一個是誰?”

    “他是個男孩,叫布魯諾·詹金斯!蔽腋嬖V姥姥,“她們先把他變了!

    我姥姥從她手提包的一個盒子里拿出一枝黑雪茄,放到嘴里。接著她拿出一盒火柴,劃了一根,但手指抖得火對不上雪茄。等到雪茄終于點著,她深深吸了一口,把煙咽了下去。這樣好像使她安靜一些了。

    “事情是在哪里發生的?”她悄悄問,“那女巫如今在哪里?她在旅館里嗎?”

    “姥姥,’俄說,“不只一個,有幾百個!她們是從全英國來的!她們這會兒就在這旅館里!”

    她俯身上前盯著我看!澳悴皇钦f……你不是當真說……你不是說她們在這旅館里開年會吧?”

    “她們開過了,姥姥!開完了!我全聽到了!她們,包括那個女巫大王本人,如今都在樓下!她們借用了‘防止虐待兒童王家協會’的名義!她們正在和經理吃茶點!”

    “她們捉住你了?”

    “她們聞出我來了!蔽艺f。

    “狗屎,對嗎?”她說著嘆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但不強烈。因為我好久沒洗澡了,她們幾乎沒有把我聞出來!

    “小朋友應該永遠不洗澡!蔽依牙颜f,“洗澡是一個危險的習慣!

    “我贊成,姥姥!

    她頓了頓,吸著她的雪茄。

    “你當真是對我說,她們正在樓下吃茶點嗎?”她說。

    “一點不假,姥姥!

    又是一陣沉默。我看到過去的那種興奮的閃光慢慢地又回到我姥姥的眼睛里。她在椅子上一下子坐正,尖銳地說:“把所有的事從頭到尾告訴我。請快一點!

    我深深地吸了口氣,講了起來。我說了我怎樣進了舞廳,在屏風后面躲起來訓練小白鼠。我說了那塊寫著“防止虐待兒童王家協會”的牌子。我還告訴她許多女人走進舞廳坐下,那個小個子女人走上講壇摘下面具。當說到面具下那張臉是什么樣子時,我簡直找不到合適的話來描述!八婵膳,姥姥!”我說,“噢,太可怕了!它像……它像什么正在腐爛的東西!”

    “說下去,”我姥姥說,“別停下!

    接著我告訴她,所有其他女巫脫掉假發、手套和鞋子后,我怎樣看到了面前那片布滿紅疹的禿頭的海洋,還有那些女人的手指有小爪子,她們的腳沒有腳趾。

    我姥姥這時候已經在她的扶手椅上向前移過來,坐到椅子的邊上來了。她用雙手握住走路總拿著的那根手杖的金杖頭,看著我,兩眼亮得像兩顆星星。

    接著我告訴她女巫大王怎樣射出白熱的火花,把一個女巫燒成了一股煙。

    “這種事我聽說過!”我姥姥激動地大聲說,“但我從來都不相信!你是第一個不是女巫而看到了這種事發生的人!這是女巫大王最有名的刑罰,名字叫‘火化’。所有女巫都怕受這種刑!聽說女巫大王有條規矩,每次年會至少‘火化’一個女巫。她這樣做是要使其余女巫別亂動她們的腳趾!

    “但是她們沒有腳趾,姥姥!

    “我知道她們沒有,小寶貝。請你說下去吧!

    于是我告訴姥姥“慢性變鼠藥”的事。當我講到她們要把全英國的兒童變成老鼠的時候,她竟然從椅子上跳了起來,叫道:“我早知道了!我早知道她們密謀要做什么不得了的事!”

    “我們得阻止她們!蔽艺f。

    她轉過臉來看著我!澳銢]辦法阻止那些女巫,”她說,“只要看看女巫大王眼睛里的法力就知道了!她能隨時用她那種白熱的火花燒死我們!你親眼看到了!”

    “即使如此,姥姥,我們還是得阻止她把全英國的小朋友都變成老鼠!”

    “你還沒有說完!彼f,“告訴我布魯諾的事。她們是怎么找上他的?”

    于是我講了布魯諾·詹金斯是怎么進來的,我怎樣親眼看到他變成了一只老鼠。我姥姥轉眼去看在那一玻璃缸香蕉中間大吃特吃的布魯諾。

    “他吃東西從來不?趩?”她問道。

    “從來不?!蔽艺f,“你能給我解釋個問題嗎,姥姥?”

    “我來試試看!彼f。她伸手把我從桌子上捧起來,放到她的膝蓋上去。她輕輕地順著毛撫摸我的背。真舒服!澳阋獑栁沂裁囱,我的寶貝?”她說。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的是,”我說,“布魯諾和我怎么還能和從前一樣說話和動腦筋!

    “這很簡單,”我姥姥說,“她們只能把你們縮小,使你們長出四條腿和一身毛,但是不能把你們變成百分之一百的老鼠。除了形狀以外,你們仍舊完全是你們自己。你們保存著你們的心、你們的腦子和你們的聲音。這真得謝天謝地!

    “這么說,我根本不是一只普通的老鼠!蔽艺f,“我是一個老鼠人!

    “一點不錯,”她說,“你是一個披著鼠皮的人。你是非常特別的!

    我們默默地坐了一會兒。姥姥用一個指頭輕輕撫摸我,用另一只手吸雪茄。房間里惟一的聲音是布魯諾大啃玻璃缸里的香蕉的聲音。但我躺在姥姥的膝蓋上并不是無所事事。我在拼命地動腦筋。我的腦子以從未有過的速度大轉特轉。

    “姥姥,”我說,“我有一個想法!

    “好啊,我的寶貝,是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“女巫大王告訴她們,她的房間號碼是454,對嗎?”

    “對!彼f。

    “我的房問號碼是554。我的554在五樓,那么她的454就是在四樓了!

    “一點不錯!蔽依牙颜f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認為,454號房間就在554號房間底下嗎?”

    “絕不會錯,”她說,“這種摩登旅館都造得像磚頭盒子似的。那又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請你把我帶到我的陽臺上,我好向下看看!蔽艺f。

    華麗旅館的所有房間都各有個小陽臺。我姥姥把我帶到我自己的房間,又帶到它外面的陽臺上。我們兩個偷看著就在底下的那個陽臺。

    “如果那是她的房間,”我說,“我敢打賭我能夠下去并且溜進去!

    “那又要給逮住了!蔽依牙颜f,“我不答應!

    “這會兒,”我說,“所有的女巫都在陽光園里和經理在吃茶點。六點前女巫大王大概不會回來。六點她就要給老得不能上樹取豬嘴鳥蛋的女巫發那種該死的藥了!

    “你進了她的房間又怎樣?”我姥姥說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要找到她放‘慢性變鼠藥’的地方,找到了我偷一瓶帶回來!

    “你帶得了嗎?”

    “我想能,”我說,“瓶子非常小!

    “我害怕那東西,”我姥姥說,“拿到了你用它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一瓶藥夠五百個人用,”我說,“至少一個女巫可以吃到雙份。我們把她們全變成老鼠!

    我姥姥蹦起了有一英寸高。這時候我們正在我房間的陽臺上,離下面有一百萬英尺。她這一跳,我幾乎從她手上彈起來翻出欄桿。

    “當心著我,姥姥!蔽艺f。

    “多好的主意呀!”她叫道,“簡直是妙不可言!太了不起了!你是個天才,我的寶貝!”

    “這能行嗎?”我說,“這真的能行嗎?”

    “我們一舉就可以消滅英國所有的女巫!”她叫道,“還包括那女巫大王!”

    “我們得試試!蔽艺f。

    “聽我說,”她興奮得幾乎又要把我弄到陽臺下面去了,“如果我們成功了,這將是巫術史上最偉大的勝利!”

    “我們有許多事情要做!蔽艺f。

    “自然有許多事情要做!彼f,“比方說吧,假定你拿到了一瓶那種藥,怎么弄到她們的食物里去呢?”

    “這留到以后再想辦法!蔽艺f,“讓我們先把藥弄到手。我們怎么斷定她的房間就在我們下面呢?”

    “我們馬上去查出來!’我姥姥叫道,“來!越快越好!”她用一只手托著我,急急忙忙走出房間,沿著走廊走,每走一步手杖就在地毯上撐一下。我們下了一層來到四樓。走廊兩邊的房門都有金字號碼。

    “就是這間!”我姥姥叫道,“454號!彼仆崎T。它自然是鎖著的。她朝空蕩蕩的長走廊兩頭看看!拔掖_信你是對的,”她說,“幾乎可以斷定這個房間就在你的房間底下!彼盅刂呃韧刈,數著從女巫大王的房間到樓梯口的房門數目。一共六個房門。

    她重新上到五樓,再數房門。

    “她就在你底下!”我姥姥叫道,“她的房間就在你的房間底下!”

    她把我帶回我的房間,再到外面陽臺上!跋旅媸撬年柵_,”她說,“而且從陽臺進她房間的門敞開著!你怎么下去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蔽艺f。我們的房間在旅館前部,對著海灘和海。我看到,在我的陽臺正下方幾千英尺的地方,有一排用帶刺的欄桿構成的籬笆墻。如果跌下去,那我就完了。

    “我有了!”我姥姥叫道。她捧著我跑進她自己的房間,在抽屜里翻。她拿出一團藍毛線。毛線的一頭帶著幾根織針和一只未織完的襪子,這是她給我織的!斑@辦法很好!彼f,“我把你放進襪子,吊到下面女巫大王的陽臺上。但是我們得趕緊!那惡魔隨時都會回到她的房間來!”

上一頁 《女巫》 下一頁
line
  書坊首頁 努努書坊 版權所有
可以赚钱的捕鱼游戏 快乐12下载的网站 网上怎么买福彩彩票 山东黄金股票行情 江西时时彩号码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江西11选5走势图前三表 宁夏新11选5开奖列表 体彩舟山飞鱼直播 辽宁十一选五单码计划 陕西11选5杀号技巧